青瓷易碎

二次元画手\写手 偏爱黑暗系 宗律\业渚一生推w

个人关于安哥的一些印象和看法☆

☆薄荷十三凉☆:

一些个人印象mmmm
不知道有没有符合官设
学语文救不了ooc!
辣鸡文笔
求轻喷qqqwq
以上都ok的话,请
——————————————————
  安迷修,《凹凸世界》里的人气角色,积分排名第五,自称“最后的骑士”。
  从我们的世界观来看,安迷修始终是存在于动画、漫画以及同人作品中的角色;而反观整个动画他又是不可缺少的一员。不过作为一个人为创造的角色,他的原型必定来于现实,他的本身必定高于现实。因此说到底安迷修是来源于我们生活的世界的,是活生生的,他有自己的思想,处事方式以及对人对物不同的态度。正如张博恒老师所说:“我是活生生的,你们也是活生生的,角色也是活生生的。”
  “人不可用一个词来概括”,安迷修也一样。
  大概普遍印像是温柔,因此“翡翠湖泊”的形容我觉得并非无理。安迷修本人也应如湖泊一般,沉静而温和。这种温和是一种独属于安迷修的,一种能让朋友与被保护者,伤心绝望者感到温暖与欢乐的,能平定人心
的力量。
  不知你们是否见过早晨的湖泊。新洒下的光柔软而明朗,无论是森林还是湖泊都镀上了亮腾腾的金色,湖透明得见底,底部漂亮的鹅卵石,柔软的水生植物都好像在天上,一团一团的白在星星点点的绿中游动,是生命特有的景色。这样澄澈的美丽能唤醒沉浸在夜晚的睡梦中的人,逗乐迷惘在悲哀中的人。安迷修也会如此,他本身并不是一个严肃,静默的人不是吗?安迷修是积极向上的,在日常生活中他也许更像邻家的大哥哥,可以陪着聊聊天看看书,也可以拉着他去打打游戏哼哼歌。那种熟悉的亲切感真的特别好。
  安迷修对自己也许是严格的,以骑士道要求自己,作为自己的信仰与目标,决不允许自己做出半点儿有违骑士道的事。不过所谓严以律己,宽以待人。安迷修对于别人是宽容的,宽容得像是透明的湖,一半映着的是天,一半镶着的是地,碧绿地连着草丛,接着树木。
  安迷修也许不太会说话,但不可否认的是他的礼节一定很到位,那么尬点的原因就来了:当你走在大街上突然听到有人对你说:“这位美丽的小姐(英俊的先生)您好,在下安迷修,您可以称呼在下为最后的骑士,请问有什么问题需要在下为您效劳吗?”这样的话语时会做何反应?我想按着常理大多数人会尴尬或者和艾比小姐同样的感受:恶心帅。确实,这种标准的中世纪骑士对话礼仪在现今,或是我们所生活的环境中是见不到的。大多数人习惯平等的对话或是不太正式的对话,而一上来就使用标准的中世纪礼仪对话定会让人不知从何处把话接下去。不过这也正是安迷修的萌点之一,如果没有这一点,也许安迷修“最后的骑士”就不像那么鲜活了。
  既然提到礼仪,那么安迷修作为骑士自然是有风度有教养的。他固然不满恃强凌弱的人,但也不会二话不说就拔刀斩向对方。我个人认为他对于邪恶势力更倾向于说服,说服无效才会大打出手。安迷修厌恶恶人,但他未必会见死不救。交手时是敌人,是必须铲除的邪恶,但当对方需要帮助时他也会毫不犹豫地出手相助。
  既然是骑士,尊严必不可缺。如果说安迷修是龙,那么他的逆鳞除了骑士道的条条框框和故人亲友之外也许就是尊严。每个人的尊严都是神圣不可侵犯的,更何况是骑士的尊严。安迷修清楚这一点,因此即使对恶人,他也不会以任何目的为借口去侵犯别人的尊严。同理我认为能让温文尔雅的安迷修火大的原因之一便是尊严被别人踩在脚下,信仰被说得一文不值。不过我说过,安迷修是有风度的,他火大归火大,肯定不会大骂一句“mmp”就拔刀干架,对于这点我个人倾向于他会坚定而清晰地表达自己的想法,并且有礼貌地指出对方的错误。这理应是骑士的气概。
  安迷修是正直率真的。别人有求于他时他会严肃认真地听完请求之后尽自己所能去帮助他人,在会错意或是做错事时,他也会尴尬,但绝不会扭扭捏捏,推卸责任,他会诚恳地道歉,请求再一次机会以达到最好。
  他也会委屈,但他不会直言对方的错误,而是会委婉地指出对方的错误来证明自己。他自然会生气,但他不会随意向人发火,该隐忍时就隐忍。他也当然会伤心,对于女士他会选择藏在心底,但对于挚友他也许会倾诉为快:把想要说的话强塞在心底,只会让挚友更为担心。
  骑士对于朋友是忠诚的,安迷修愿意倾尽一切帮助朋友,忠于朋友。不过这并不代表愚忠。朋友做出错误的事情时他会及时提醒和制止,而不是一昧的顺从,他明白什么才是对的,怎样做对朋友才是好的。若是朋友背叛他加入邪恶的一方,他会留念过去,但仍然会本着骑士精神讨伐对方,在那之后他会挣扎,会悲哀无奈,但一定不会一直停留在过去残留的温情,而是在徘徊之后打起精神面向未来。
  安迷修有着少年的热血与勇气,但同时也有成年人的冷静与睿智。面对朋友受难,即使他自己重伤也会奋不顾身地救下对方。但若是处在两面为难的境地时,他会寻找一个能将群众利益最大化的方法,不只是单纯的感情行事。安迷修面临困境会勇敢地反抗到底,在身后有需要保护的人时他也应有足够的理智来保全他人,而不是一昧的热血逞英雄。对于一个合格的骑士来说,应该清楚坚毅勇敢与一腔热血不是鲁莽,冷静思考与暂时隐忍不是懦弱。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
  安迷修,也许更高于我的印像吧。

个人不靠谱猜测,好了我要去拜卢本伟了

随便写的楔子

这是罪。她说
是,这是名为嫉妒的罪。他说
这是我的恶魔,你是我的。她说
是的,这是你的罪。他说

业渚day壁纸九张~

LJY-Kiya:

【流量慎】


不知不觉居然到了16年的业渚day~


过去的时间喜欢上你们真的是超级棒~


以下图脑洞有~


素材均来自手游以及tv


 




1.拿着拍了渚女装照的手机的业以及跟在后面小媳妇儿一样的渚


业拿给渚看的时候渚的内心是崩溃的而且还在吐槽2333


但是如果是这样呢?嗯?


【看我老婆不害羞的时候】


【呐……业……】


 


 




2.情人节居然去做了巧克力?而且异常的好吃


在一脸满足的渚面前被夸奖到害羞【什么


 


 


 




3.帅气的被称作军装套的衣服。


然而并没有出现在tv里。残念。


 




4.伏魔岛的对决


你们俩动作这么相似是要闹哪样!


 


 


 




5.白衬衫play【不


修学旅行合宿的时候某两只一起洗完就……#¥&%)#*&%#*%&


以下和谐


 


 


 


 




6.海边这么好玩当然要谋点福利!


遮那么严实干嘛【偷偷掐腰【不【这是我的锅


 


 


 


 




7.泳装get


快脱掉【不看你就是


说起来好像之后不会看一样【什么


 


 


 


 


 




8.二期tv男子组没浴衣!


我要强行做一张!我不服!


 


 


 


 


 




9.这张是最喜欢的也是最早做出来的


相当于定基调(模板)的作品……


渚的小眼神位置非常棒!


期中/末考试什么的都可以拿来代表!


 


 下载链接走【1920x1080】【1366x768


那么就简单的结束了23333


段子可能会写但是今天不写23333


也祝还要考试的小天使们考试都能达成自己的目标


 


这只已经放假在家了【不你们什么都没看见

【暗杀教室】【业渚】人鱼公主

檐上落白:

关于人鱼公主和坏心眼的王子的故事。


昨天和今天上课摸鱼的产物,不是性转。


发病的我写出了有病的业君_(:з」∠)_


原先本来想一发完结,但是一不小心开了脑洞………………看到后面应该会发现结尾看起来就是还有后续的样子,虽然不知道我还会不会写下去==如果哪天继续犯病就开写。


 


 


蔚蓝平静的海面上,只有几只海鸥张开翅膀掠过,偶尔越出水面的鱼儿溅起水花,白色的波浪在晴朗的天空下熠熠生辉。
“我说——”年轻而任性的王子无聊地眺望远方,“这里真的有人鱼吗?”
生长于富饶而强大的国家的王子——赤羽业,尽管拥有聪慧的头脑,端正的容姿,却因为极其恶劣的性格而让周遭的人感到头疼。


 


几日前从行商处听说了某个海域曾有人见过人鱼的传闻,毫不犹豫地将所有事务丢给作为好友的矶贝悠马,他就后这么独自一人跑到港口花了大价钱雇佣了船员,紧接着出了海。



一开始的几天,王子殿下还能保持兴致勃勃的状态,天气很好,对于航行来说正适合。可是没几天,赤羽业逐渐开始厌倦了这种在海面上无止境的飘荡。


“没有人鱼的话,至少也要出现海盗啊什么有趣的事情吧?”


听到他的发言的船员们强忍着吐槽的心情,还是老老实实地按这位任性的贵族少年的吩咐继续航行下去。


在厌倦与烦躁感已经积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一碧如洗的天空忽然被乌云所遮蔽,黑压压的云层将海面笼罩。


“暴风雨要来了。”


船员们这么说,不过对于经验丰富的船长来说,并不算什么大事,“暴风雨来的时候,客人你还是不要待在甲板上吧。”



“无聊,真是无聊。”任凭骤雨打在身上,赤羽业任身体靠在栏杆上,这样危险的姿态若是被人注意到,必定是会被阻止的吧,可惜此时大雨倾盆,饶是船员也不会无故来到这里。


赤羽业张开手臂,犹如大鸟展开翅膀,赤色的发丝被雨水打湿,顺服地贴在侧耳后,他脑中闪过某个童话故事,随即一丝意味不明的笑容浮现在了脸上,若是让他的有人看见,一定会认出,这是任性而胆大妄为的王子殿下在即将做出恶作剧之前的笑容与征兆。


下一秒,身体倾斜,顺着栏杆,从船上直直坠落而下的身影。


“啊哈哈哈——”


张开口顺着狂风,艰难地发出了张狂畅快而肆无忌惮的笑声,不停鼓动的心跳声不仅仅是刺激


还是对于死亡的恐惧,以及赌一把的狂妄的想法。


身体没入冰冷而刺骨的海水之中,比起晴天里平静的表面,在暴风雨中的大海犹如巨兽发出了怒吼,似乎要将人吞噬。


赤羽业从心中冒出了离开这里的愿望。


下一刻他就只能在心底苦笑出来,本是打心底里认为凭借自己锻炼出来的技巧,脱离困境并不是困难,没想到暴雨中的大海并不是他能够随意来去自如的。


意思已经逐渐模糊,他心中却没有太多懊恼与后悔,任由身躯沉沦与深海。


眼前弱小的只剩下一条缝隙的视野中,奇迹般地出现了一抹水蓝色的身影,在漆黑的海底里显得格外澄澈,那是比起晴天之下的大海更加美丽的存在。


那抹身影伸出手紧紧抓住了他,最后留在眼底的,是闪耀着的,蓝宝石般的瞳孔。




潮田渚已经不是第一次来到海面了。即使经常被朋友们半玩笑似得说“小渚你这么可爱一定会被人类抓走的”,那位粘糊糊的章鱼老师也用着可疑笑声在一旁起哄。虽然因着被这么评价而感到窘迫,潮田渚仍旧因为对人类世界的好奇而时常浮上海面,远远观察着港口与船只。


 海面固然一尘不变,不过有时也会发生一些有趣的事,正如这天。


潮田渚灵巧的摆动鱼尾,一手搂住赤羽业的脖子在海中穿梭,找到一处礁石将他移动到上面。


虽然不是第一次救人,但却是第一次见到人类当中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少年。潮田渚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忍不住凝视了对方的面容好一会,然后好奇地伸出手指想要戳一下那属于人类的皮肤。


睫毛微微颤动,紧闭着的双眼忽地睁开,赤羽业有力地抓住他的手腕,眼中仿佛发现新大陆一样散发着兴致勃勃而又诡异的光芒。


“嘿,你就是人鱼公主啊。”


在某章鱼教师的训练下本拥有已经算是不俗的神经反应的潮田渚,在对方醒来的一瞬间便打算躲开,却惊讶地发现对方竟然比自己更加迅速。


手腕虽然被紧紧握住,却并没有带来让人感到厌恶的痛感,他在无奈之下只好开口道:“能放开我吗?”


“唔,人鱼公主吗?”赤羽业翻身坐起,脸上神采奕奕,一点也看不出是才刚刚溺水的人,他摸着下巴上下扫视了潮田渚一会,见到对方除了下半身的鱼尾之外,也整整齐齐地穿上了缀满了蓝色钻石的上衣,纤细的颈部系上了一条丝带,及肩的头发散了下来,他不由兴致索然,


“什么嘛,长得虽然可爱可是胸好像有点平?”


“……我是……”潮田渚刚想开口反驳,却突然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急忙道,“绕过这里就可以看到港口,那么,我要走了。”


“等等啦,先来听听我的故事如何?”赤羽业笑眯眯地拦住他。


“诶?”怀疑地看了对方一眼,潮田渚低声道,“什么故事?”


“唔,我的船在暴风雨夜沉没,身为一国王子的我大难不死,不日便要去迎娶别国公主,请你作为我的救命恩人来参加婚礼,这样?哦,首先你要先去找到将鱼尾变为双腿的办法……”


潮田渚像是看着疯子一样看着他,警惕地退后了一步。


“至少说个靠谱的谎言啊!”他还是忍不住说出口了。


赤羽业愣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出来,他放开手,将手心朝上露出了认真的眼神:“那么,这位人鱼公主,你愿意和我一起进行伟大的冒险吗?”


“……为什么邀请我?”潮田渚好奇地看着他,没感受到丝毫杀意的同时也放松了身体。


赤羽业露出了纯粹而恶劣的笑容:“大概是因为很有趣吧。”


潮田渚盯着他的眼睛,努力地思索了片刻,即使凭借感觉可以察觉到对方的异常,他却因为那


个邀请而萌生了上岸的冲动,而且……


凭借着某种能力,他可以清楚地知道对方心中没有怀着恶意。


虽然是个奇怪而看似恶劣的人。


“嗯。”


“放心吧我不会对你怎样——诶?你这是同意了吧!哈哈,那是不是要准备吃下去将鱼尾变成人的药……”


“没有那种药啦,我自己本身就可以做到的。”潮田渚忍不住嚷道,“你到底是对人鱼抱有怎样的看法啊。”


“别在意,别在意。”赤羽业满不在乎地摆摆手,重新作出了邀请的姿势,“那么,人鱼公主殿下,我的名字是赤羽业,今后就一起愉快地成为伙伴吧。”


潮田渚展露出了笑容:“请多指教,业君,我的名字是潮田渚。”他伸出了手。


公主什么的……这种误会还是早点告诉他吧,自己其实是男性。


暴风雨已经过去,海的尽头处,天色渐白,露出明朗的天空色彩。海面再一次恢复了平静,只有微风拂过,隐约听见的浪花起伏声哗哗作响。夜晚被白日所替代,朝阳冒出了小小的脑袋,温暖的红金色照在两人脸庞已经因为做出了承诺而相连的手掌上。


 


 


仔细看脸还真是不错。


一时兴起拐骗了人鱼的王子殿下这么想着。


欸——就是好像看起来有点弱啊?


他在心底里不由得发出了遗憾的啧啧声。


不过这种太过小瞧人的想法,很快就会被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而彻底推翻。


那是发生在不久之后的,关于两个人的故事了。


 


-fin-


 

✿紫花苜蓿屋✿:

好久没更新了…

149后的保健室YY,这么纯洁真的是我么!!

(不要在tag下二次上传谢谢=3=)